位置 :  新2网址 > 政策法规 >

推动当地基础设施和公共管理能力的完善

  最近五年,城市马拉松在中国呈现出井喷之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方面,中国消费者对体育的兴趣日趋浓厚,物质条件变好后对于健康、娱乐也有越来越多的追求,马云说阿里未来重点做两个H(Health和Happy),巨头和创业者都围绕体育布局,这是自下而上的原因。另一方面,政府积极推动全民健身,2009年国务院将每年8月8日定为“全民健身日”,此后又陆续出台多个体育政策,比如2014年10月发布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。总之,全民健身氛围形成,广场舞、健身房、瑜伽馆、马拉松,都是现象。
 
  城市马拉松需要调动大量的城市资源——跑道建设、秩序维护、赛事宣传,都需要城市公共资源,城市马拉松的举办离不开城市所属政府的积极支持。越来越多的城市,甚至三四线城市都在积极组办马拉松比赛,还是因为利益驱使。
 
  城市马拉松可为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,包括酒店业、旅游业、餐饮业、零售业等等,比如2016 年厦门马拉松为当地带来直接经济效益 2.3 亿元,带动经济效益 3.25 亿元,总计 5.55 亿元;城市马拉松也是城市宣传的形式,参与者在社交网络晒图就是很好的城市营销,尤其是发展旅游业的城市,越来越爱通过举办马拉松来吸引游客;城市马拉松还可推动当地基础设施和公共管理能力的完善;对于地方政府而言,组织城市马拉松也是响应中央发展全民体育的行动。总之,一举多得。
 
  通过专业的赛事运营,城市马拉松已成为一场经济盛宴,形成“正循环”的商业模式。
 
  城市马拉松的兴起,是商业机构、城市政府、运动用户等等多重力量的综合,本质上而言,它与电商行业的双11并无不同——都是人工造出来的全民狂欢,不同角色的自发协同,社会资源的充分调动,最终形成巨大的社会与经济价值,在全面健身热潮下,下一个类似于城市马拉松的赛事出现,只是时间问题,这不只是“中产阶级的广场舞”,更是“中国消费者的集体狂欢”。最近,知名女作家蒋方舟的《马拉松是中产无声的广场舞》文章在互联网上备受争议,文中提到跑马拉松的以中产阶级居多,引发了部分读者不满。从相关数据来看,蒋方舟的文章与事实没有太大出入,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中国一共有328场马拉松赛事,参与人数达到280万人;而2011年,这两个数字分别是22和40万人,而参加城市马拉松需要进行大量的“投资”,比如购买价值不菲的专业运动装备、飞到不同城市甚至国家参赛,靠马拉松运营上市的智美体育集团董事局主席任文均也表示,“马拉松爱好者大多为有消费能力的中高收入人群。”
 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则有过报道:美国权威杂志《跑者世界》估算,美国“节俭型”跑友一生的跑步花费为14358美元,“普通型”为56942美元,“奢华型”为212872美元。中国跑友节俭型要14100元,普通型243000元,土豪型要1101900元,可见普通型和土豪型都属于中产消费水准。
 
  作为“中产广场舞”的马拉松,是如何拉动互联网经济的?
 
  不过,城市马拉松也有不少非中产参加,比如大学生、刚工作的白领。事实上,城市马拉松赛事井喷,体现的是中国全民跑步的热潮,而这不只属于中产,跑步在中国已是三大全民运动之一——百度商业研究联合清数大数据产业联盟公布的数据显示,在网民关于运动的检索意图中,跑步是仅次于广场舞和瑜伽的运动项目。
 
  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马拉松是一项参与门槛低、规则简单的赛事,因而全球范围内参与人数众多,不过,单单这点还不能解释为什么城市马拉松这些年会在中国会兴起,中国中产群体的壮大也不是城市马拉松崛起的主要原因,综合相关数据,以及部分报告来看。